2009/8/28

今天是我們在機構實習的最後一天,也是Allison新書發表的party。其實,在party中發表的不只Allison的新書,還有另一位作家,但是他的書來不及完成,因此主要以Allison的書為主。

 

這天是實習的最後一天,但也是我對這個機構感到冷淡的一天。我們11點就到機構了,原本以為會幫忙完成另外一本來不及的書,但是~一樣,一開始幫忙做做瑣碎的「回收」,後來Colleen各給了我們一張Official Letter。到目前為止,一切都很好。

 

原本想要詢問Colleen一些關於機構的問題,但沒想到突然來的插曲,破壞了我對這裡的印象,也澆熄我對此機構的情感,只有熱情的太陽加速燃燒我對這一切的記憶。

 

事情是這樣的:

此機構將在9/1912~5pm,舉辦一個我很想參與的活動,他們將在馬路上開著像是鋪柏油路的機器車在路上影印,這聽起來真的很酷。而Katherine要我們幫她張貼此活動的海報,地點:機構附近,總共八處。

DSCN2585.JPG 

DSCN2590.JPG 

 

這聽起來似乎不是什麼大事情,對~我也是這樣覺得,沒做過的事,無法知道自己喜不喜歡,所以我很樂意幫這個忙。但是,這些地點相差說遠不遠、說近根本不近,從16街走到20街看起來似乎是件小的跟蛋糕一樣的小事,但是再加上外來因素,例如~說巧就是非常巧,舊金山最有名的就是它的斜坡道路,雖然不是整個城市都是斜坡,但就這麼剛好,16街到20街的路就是無止盡的往上爬,有一種快到天國的慘狀感。除此之外,從我第一天到這,舊金山的天氣就是涼爽的秋天或冷暴的冬天,好死不死,今天就是非常熱,熱到我都流汗了。(我很不會流汗的說。)

 

而我們就頂著太陽,一步一腳印的往太陽邁進。「Could I put the poster up here for center for the book?」兩個小時,完成這八個地點的。兩個小時,這句話重複了八次。從一開始踏青的心情,到融化的心情,落差有點大。

 

回程路上,實在走不了了,看到一群婆婆媽媽們在等公車,馬上決定加入候車群。但實在太熱,便蹲坐在路邊的小矮叢下躲太陽。

 

發生了一件插曲:

這班車,不知道原因的很久才一班車,我們等了大約20分鐘,聽到阿嬤們操著廣東話、緩慢的說~「車來了、車來了」,婆婆媽媽們便提著大包小包的走到路邊,而我們緩緩的爬起來,站在原地、拿好東西準備上車。

 

公車在此路口沒有停下來,直直的前進、離開了,大概以為婆婆媽媽們只是要過馬路吧。婆婆媽媽小小緊張的說:「怎麼沒停?是不是人太多了?」但是卻又一副無關緊要的走回原地繼續聊天。只有我跟惠鈴,傻眼的望這這一切突發狀況,互看著對方說:「啊是怎樣?他們有沒有跟巴士招手啊?為啥沒停?」我們的表情大概類似這樣...

 

未命名.bmp  

很無奈,但也只好繼續等。不久,又聽到他們喊著:「車來了、車來了」不管三七二十一,我跟惠鈴趕快跳起來,跑到路邊跟遠方的公車死命揮手。車子停了,司機一直笑。

 

回到機構,已經是下午快兩點的時間了。吃了中餐,Katherine又要我們去貼其他地方,這次地點是在16街與Valencia街上,共九個地點,我們花了兩個小時半,完成這件工作。而我已經累的像條狗,坐在路邊等公車。

沒有難過、沒有不捨,也沒有任何愉悅。唯一讓我紅了眼眶的是Margaret,她是這間機構中,很認真對待我們的人;另一位是Ben,他是這裡的志工,因為他想要當一個printer,因此也參加這裡的課程,在課程中做了自己的書,他詢問我們什麼時候離開,因為他要把他的書給我們,如果來不及,將會寄到台灣。

 

我可以感受到,在不屬於自己土地上的孤寂感中隱藏著的那股令人流淚的激動,這也讓我明白,為什麼老爸對來台灣的外國人會比較照顧,因為什麼東西都可能會不見,但這份人間冷暖,卻會一直記在心中的最深處。

 

But

I always remember that warm you gave me .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tonals 的頭像
atonals

登上月球的心情

atonal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